中國西藏網 > 教育

教育還應該繼續扮演社會分層的角色嗎

發佈時間:2021-01-15 09:02:00來源: 光明日報

  “沒有人告訴家長,教育是社會分層的工具。”近來,網上流傳的這個説法引發討論。聽起來,這個説法頗有獨自發現“驚天祕密”之感。真如此嗎?

  筆者認為,當前早已溢出教育領域的焦慮,恰恰源於社會仍存在把教育作為社會分層工具的看法甚至期待。比如,“教育改變命運”“高考是改變寒門子弟命運的通道”“教育是打破階層固化的唯一機會”等等。這些口號或者觀點,是當前社會上關於教育、高考的“主流看法”,教育被賦予對受教育者進行社會分層的功能。

  而從現實的教育管理和人才評價體系來看,教育也確實扮演着“分層”的角色:中考的普職分流,成為普職分層,中職被視為低人一等的教育;高考招生的分批次錄取,給高校貼上“一本”“二本”“三本”的標籤;用人單位在招聘人才時,直接對應學校的身份標籤,如是否“雙一流”等,並據此制訂選人標準。

  按照這一教育管理和人才評價體系,教育的社會分層功能就特別突出,分層的路徑也十分清晰,就是好幼兒園—好小學—好初中—好高中—好大學—好工作—好生活。這也是當代中國社會教育焦慮的根源:所有家長和學生都被捲入分層競爭中,而分層競爭從進入幼兒園就開始了。

  對於教育的社會分層功能,究竟該如何看待?從當前的社會輿論看,不少的人贊成教育應該繼續扮演社會分層的功能,其理由是靠教育分層更公平,“努力學習改變命運”,也激勵學生成為“人上人”。由此也不難理解,持有該立場的人,大多不認為用人單位按學歷招聘人才是搞學歷歧視,高校和職業就應該被分為三六九等,否則就沒人會那麼努力學習了。

  還有,針對用人單位提出只招收“985”“雙一流”高校的畢業生,就有不少人認為這沒毛病,這些高校高考錄取分數高,學生考進這些高校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,當然就應該獲得更高的評價。近年來,用人單位招聘將非全日制研究生推至門外,對這一政策持支持態度的全日制研究生背後的邏輯倒也簡單明瞭:非全日制和全日制平等,那誰讀全日制?

  可問題是,這種教育分層功能,伴隨每個學生的成長過程,就會一路製造被分層淘汰的“失敗學生”。更不容忽視的是,它讓人們關注學歷多過關注教育本身。在中國社會,教育如何改變命運是佔據絕對重要地位的話題。那麼,在分層教育中,能通過教育改變命運的究竟有多少呢?據中國近年來的高考錄取數據,985高校的錄取率不足2%,211院校的錄取率不足5%。而那些沉默的大多數呢?那些沒有考進名校甚至沒有考進大學、甚至普高的學生,他們接受分層教育的意義何在?有誰能説,他們的命運就是接受被教育分層?

  長期以來,職業教育被作為低於本科教育的層次教育,就是教育扮演社會分層功能所致。值得一再強調的是,職業教育並不是低於普通教育的層次教育,而是一種平等的類型教育。把職業教育建設為平等的類型教育,有利於培養高技能人才。但在分層思維支配下,人們普遍看不起技能人才,職業教育也得不到社會認可,繼而發展受阻。

  與教育分層功能對應的,就是當前的“唯分數”“唯升學”“唯學歷”評價。客觀而言,在高等教育精英化時代,由於高等教育資源有限,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不高,教育確實扮演社會分層的作用。1993年我國實行大學畢業生自主擇業之前,每個考入大學的學生,都獲得國家幹部的身份,畢業時是包分配的。當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時代,如果還讓教育扮演社會分層的功能,就會製造嚴重的教育浪費、人才浪費,刺激內卷化競爭。分層競爭導致一個必然結果就是,所有學生不得已去讀碩、讀博,以成為所謂的高層次人才。可以説,這種苗頭已經初顯。

  這是必須正視的教育問題。國家層面提出破“五唯”,其實就是要降低教育的分層功能,但還需要各方更進一步的實際行動。包括但不限於:切實推進義務教育均衡,取消義務教育階段的重點校、重點班;治理高中階段的超級高中現象,逐步推進高中均衡發展;推進高校在各自定位上辦出特色和高質量;扭轉機關、事業單位用人的唯名校、唯學歷導向,建立以能力為基礎評價人才的新體系。(作者:熊丙奇,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)

(責編: 常薇薇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